您现在的位置: 天河区幸福社区建设专栏 > 媒体关注

岗顶电脑商圈逐步“去电脑化” 转型服务平台和创客空间

发表时间:2016.10.11

dkea121111_b

天河电脑城外观。

dkea121110_b

装配体验馆。

买电脑,去岗顶。数码城云集的岗顶电脑商圈位于龙口西路、龙口东路、五山路、石牌西路、石牌东路等5条路的交会处。以前,这里是IT产品的唯一胜地。在实体店被网店狙击的时代,岗顶何去何从,如何重生?

“北有中关村,南有石牌村”,曾经是中国IT业的格局。

石牌岗顶,还有高校云集的五山路,是广州发展的一个传奇。1985年时天河区政府提出“依靠高校打造科技新区,促进天河区经济的发展”后,从石牌村到五山科技街、依托天河软件园及高校而生的岗顶电脑商圈雏形初现。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10年前后,广州电脑城、颐高数码广场、太平洋数码广场、天河电脑城、百脑汇等IT卖场相继落户在石牌至岗顶一带,这里成为华南地区首屈一指的IT产品集散地。

近几年,“岗顶电脑城退店潮”频见于报端,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空铺确实不少,但与没落相比,有另一股更强烈的力量在涌动:革新——岗顶多个电脑城逐步“去电脑化”,转型服务平台和创客空间,为IT业和消费者家庭提供与电脑和科技相关的“解决方案”。

岗顶重装,绝对值得你期待。

砌机时代

走进岗顶一家电脑城,柜台的销售人员便热情地迎了上来。“靓女,买电脑吗?要什么机型?”“靓仔,睇下,有合适的吗?”

大多数70后、80后,读书时都经历过“砌机”的年代,也就是DIY一台电脑——在电脑城不同的档口选好主板、内存、硬盘、光驱、显示器,拼装成一部台式机。颐高数码执行总裁张必勇告诉记者,过去只有拼装机才符合大多数大学生和年轻白领消费水平。

同样有“砌机”需求的还有爱玩网游的“机佬”(粤语,形容游戏机爱好者)。绰号“机佬”的麦先生是电脑游戏(粤语为“打机”)发烧友。大学期间,他常在位于杨箕的家和岗顶之间两头跑,“‘砌机’是‘一铺瘾’,戒也戒不掉”,哪怕是一条小小的内存都能换出几种花样。“砌机”成为当年不少学生的潮流。很长一段时间,他还肩负起为同学、朋友“砌机”的重任,“我就像岗顶的导购。”他开玩笑道。

丰俭由人、自选功能的DIY拼装机催生了电脑城“笼仔档”——有货源的个体户老板聚集在岗顶销售小硬件,有点装机技术的人为客户拼装电脑和安装程序。七八年前,朱先生“攒了一笔钱在百脑汇里租档口”,以销售电脑零配件为主,通过朋友硬件厂拿货,一头扎进“笼仔档”创业。

那时候,岗顶电脑组装生意有多好做?“毛利率高,每天都有不少人来订货,租金不用愁”,朱先生形容。和朱先生一样,曾凭着几尺柜台赚得盆满钵满的人不在少数。2004至2009年期间,“砌机”档在市场占有的份额一度高达70%-80%。

“当年岗顶有几旺?一铺难求,一个小铺的顶手费几十万。”查理大学毕业后和好友“凑份子”在总统数码城开了两个档口,开启了“中国合伙人”式创业。藉着新开的卖场不需要顶手费,查理打算做旺了以后转租还可以赚一笔。他回忆,当年全广州,说起装机、买电子产品,就是去岗顶。岗顶也因地处广州高校的聚集地,一开学好多组装电脑的学生把电脑城挤得水泄不通,查理也是其中一员,正是因为这么多年经常去岗顶,首次创业也选择在这里。

退店潮起

2007年PSP风靡时,查理经营的游戏产品档口生意最好,每天买卖就没停过,他和同伴连轴转。2008年生意明显下滑,他开始差异化做周边游戏配件,向其他商家供货,但捱到2009年后,生意还是没什么起色,合约期到就没再续租。他们原来打算“把档口做旺了转租”的小算盘也打不响,因为,这时候的岗顶已不再如过去辉煌。

“退店潮”、“商铺空置”……这样的字眼承包了这几年的岗顶电脑城的新闻。南都记者走访了解到,岗顶几大卖场确实出现了有空铺的现象,出租公告随处可见。例如,南方电脑城改名为南方数码都荟,除了负一层有零散的几家商铺在运营,其余商铺处于招商状态。有知情人士透露,国美电器退场后,南方数码城里就一直处于空置的状态。

张必勇回忆,2009年以后,笔记本电脑大规模在国内普及,包括苹果MacBook、联想、华硕等笔记本电脑深受年轻人喜爱,蚕食了台式机市场,首先受到冲击的是岗顶卖硬件的“笼仔档”。除了石牌东路的硬件档和“砌机”档仍占半壁江山,大部分商场已作出调整。以颐高数码广场为例,现在剩下来的“砌机”档不到5家了,都是面向高端用户、发烧友。”而在百脑汇里,过去的负一楼、二楼以及三楼“砌机”档口,如今只在有商场的三楼还保留部分档口。

尽管面对退店潮,电脑城的经营者仍保持乐观,天河电脑城副总经理黄翠认为有退有进,是市场淘汰的自然规律。“有商户退场不一定是坏事”。

大牌落户

也正是国内外电脑品牌强势涌入岗顶、“砌机”档和游戏机档生意下滑的2009年,中国市场对国际品牌电脑、手机的需求急速上升。2009年后“组装机世界”逐渐被品牌电脑专卖店取代。这个时期,“北有中关村,南有石牌村”的格局正式形成。

看好岗顶IT商圈的发展,知名品牌通过直营或代理的模式,把华南甚至全国首个旗舰店,落子在岗顶。在颐高集团的张必勇看来,岗顶经过10年的培育,已形成规模效应。有业内人士介绍“有的品牌甚至将岗顶作为新品发布的平台,方便全国各地的采购商前来了解商品,满足采购需求”。而珠三角一带产业链完整,除了整机,零配件生产、软件开发相对领先,珠三角成熟的制造业支撑起整个广州的商业。

IT界是个瞬息万变的行当。没过多久,品牌专卖店的格局悄然发生变化。据百脑汇公关负责人吴佳容观察,过去SONY、TOSHIBA东芝等电子产品为市场主力,HP也曾经占了很大的市场份额,但近两年这些品牌逐步缩小了在岗顶的市场占比。而国内本土品牌反而发展迅猛,如联想在收购了IBM后,在市场实体店占有的份额逐步扩大,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目前,广州百脑汇商场的门神店铺位置均被联想承包。

在颐高数码广场里,目前已经有了华为、三星、艾普森的官方授权的售后服务店。张必勇介绍,未来还会陆续增加小米、联想、OPPO等品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个智能终端的售后服务中心。”

投身电商

2009年开始,“双11”效应如洪水猛兽般袭向实体商家,岗顶IT商圈这个卖方市场,因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逐渐转变成买方市场,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原本日子过得颇为滋润,那时开始觉得有压力了,开始觉得有些卖不动了。”朱先生感慨。

应对互联网冲击的其中一个方法,是把自己互联网化,很多实体商铺做起了“淘宝生意”。朱先生2009年“双11”前就在淘宝开店,刚开始订单非常少,但很快网络平台的销量超过了实体店。3年前,他结束了实体店,在岗顶附近写字楼租了一个小办公室,线上下单,线下发货。

跟朱先生一样,这几年更多商家最终放弃了实体经营,退居写字楼,专心做起了网店。“写字楼的成本低一些,租金比实体店要低一些,工人也少很多,以前最多的时候七八个人,现在两三个足够了。”从电脑城的档口到写字楼的办公室,是岗顶商圈“去电脑化”的第一步。

电脑城经营者也涉足网络渠道。2012年时,天河电脑城开创了“天河购”的电商平台,指导和培训卖场内的商家线上销售。天河电脑城还准备将“天河购”打造成销售平台。颐高数码广场也曾涉足互联网行业,其负责人表示,颐高此前也曾想在互联网上扩大销售渠道,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手机也是岗顶“去电脑化”新的“替代品”。徐先生和雷先生两人在2011年底入驻了颐高数码广场。“2012年之前,买手机是陵园西的天下。”为了抢占岗顶手机市场的商机,徐先生把档口从深圳开到了广州。作为官方授权的手机维修点,从提供技术服务上来看,徐先生的档口相比其他家有着一定优势。凭着官方授权店的形式,徐先生在岗顶周边拥有了4家门店,都是不同的国产品牌的售后服务为主。雷先生经营的是官方授权店的品牌手机。“过去,柜子里放几台模型机就卖了,现在买手机不比以前了,顾客要一一体验过后才下手。”

升级转型

顶着互联网的一拨拨冲击,岗顶商圈迎来了转型。2014年广州市政府发布了《广州市推动专业批发市场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以电子商务应用助推转型升级。天河区政府同时提出加快推进天河IT市场的转型升级。

如何留住顾客?在《意见》出台之前,很多商场已经嗅到了行业危机,并于2013年时做出了整改。2006年开业的台资企业百脑汇广州店,在2013年商场进行了第一次试水调整,尝试尽量减少同质化经营的商家,例如原本以小档口为主的六楼改为了品牌店面。借鉴了台湾百货的设置,将商场的五楼卖场改为了“台北东区”。此外,为了让顾客有更好的体验,原有的卖场变成了主题餐厅,“把人更多吸引到线下,服务周边人群。”

记者走进百脑汇负一层的乐之店,无人机、机器人管家,早教机器人,3D打印机、智能生活家居,与你生活密切相关的应用型科技产品琳琅满目。这是百脑汇区域总经理李承叡口中的“酷炫的商场”。“服务+体验”是卖场升级改造的新思路,不管是VR眼镜还是智慧无人机,只有让消费者体验以后,才能体会其中的乐趣。

早些年,佳能开创先河在颐高数码广场开设了华南区第一家体验馆,但只提供了一个体验。消费者来体验了,但体验过后顾客即使有买的需求,也无法获得相关信息。“若只是一个体验馆,不做零售将无法带来长久运转的效用。”在张必勇看来,未来体验馆会越来越多,但应该会有不同,例如把销售、体验的服务结合在一起,那样的体验馆可能更契合消费者需求。鼓励每个品牌开一家体验店,是颐高未来的一个规划:在这个店里面,产品线要尽可能齐全,体验是最好的,还有售前售后服务。

增加体验无形中也增大了成本。“以前,请两三个员工就可以了,现在,要增设多个不同职位,导购员、手机体验顾问……”经营手机品牌店的雷先生告诉记者,人工支出每年上涨,在维持原有销售量的情况下,店铺利润不断在降低。为了缓解档主压力,电脑城里会给予档主一定的租金优惠,例如在天河电脑城,近几年则采用降租的形式来留住档主们。

格局重塑

增加体验业态,只是电脑城转型的一个方面。同时,政府和经营者们都在思考更长远的格局重塑。

“我们要做更个性鲜明的东西。”天河电脑城负责人计划在电脑城的4楼和5楼建设天河众创空间,为广州的创客提供活动的空间。

电子竞技作为受年轻人欢迎的行业,也被引入了两大卖场,除了有电子竞技场和网咖,天河电脑城还推出网咖解决方案服务,为网咖经营商提供“一条龙”的配套服务。

如今在天河电脑城里,经销商不再只是提供单一的设备和技术支持,从去年开始,天河电脑城的3楼,增设了网咖解决方案服务商。原本的DIY经销商,转型成为针对行业的服务商,所提供的服务内容延伸到了包括网咖装修、桌椅配套以及咖啡培训、网吧升级等,为传统网吧升级提供一条龙服务。

据了解,天河电脑城从去年开始进行调整,将过去传统电子市场(DIY部分)压缩至天河电脑城3楼及以下的空间,腾出的四五楼改造成为天河众创空间及电子竞技馆。

据了解,目前网咖部分正在进行最后的软装,最快预计将于本月底开放投入使用。而4楼目前腾空出来的场地,则计划引入游戏、动漫VR等以竞技为主的内容,面向18-40岁的男性消费人群提供服务。

不同于其他网咖,在天河电脑城的网咖里会设置独立办公的出租位,同时还会有小型会议室以供培训和会议的功能,融入到众创空间里。场地方整合了一些自身的服务平台,在提供硬件使用的基础上,同时提供服务功能:如帮助初创企业,提供注册、税务、证照等一条龙服务。同时引入资本平台,整合了培训的服务。

黄翠介绍,从去年到今年已成功帮助了十几家商户转型。而和其他如旧楼翻新、入驻写字楼的众创空间不同,天河电脑城的改造,依托在商场现有资源进行整改,改造成为众创空间后,从视觉上给人更直观的感受。

政策护航

奖励扶持有实惠

据了解,创客空间改造依托于天河区政府引导。2014年10月22日,天河区政府八届102次常务会议审议《天河区2014年石牌IT电脑批发市场试点市场转型升级工作方案》时议定的事项,要求各试点市场制订转型升级规划。

在今年的4月29日,天河区召开产业政策、人才政策统一发布宣讲大会。会上宣布,今年天河区委、区政府计划拿出4个亿扶持奖励企业和人才。通过专家对其技术的评定、市场前景考察、实地考察企业的经营情况等环节,对企业进行评定。最终给予相应的资金作为奖励扶持。

据介绍,天河电脑城在2015年时曾通过申请,获得了政府的商贸流通业项目申请的资金支持,在同年获得了“全国商贸流通服务业先进集体”称号。

南都观察

广州IT产业双缺:缺研发缺土壤

写岗顶,不能不写石牌村,有传它曾是丁磊等IT巨子在广州奋斗时的家。

还记得有个中学同学是石牌村民。他第一次告诉我们,家里有两栋四五层高的房子,秒杀我们一众“城里人”。后来,几个要好的同学结伴去他家,不仅见识到两栋房子,还见识到了石牌村里握手楼围成狭窄潮湿的村道,以及住在握手楼里的创业者。

如果说,天河的高校是创业者的培养地,石牌村就是他们的栖息地,而岗顶则是他们实现梦想的舞台。

这里是南中国电子科技最完整的生态圈。

这个商圈历史不到20年,它比任何商圈都有活力去创新。但近几年,岗顶确实跟不上国内电子产业的研发步伐。近几年,广州的电子科技产业影响力逐渐被深圳、杭州赶超,并非广州缺乏项目,除了缺研发,还缺土壤。

从政府到电脑城经营者都很清楚,岗顶缺掉研发这个内核不可能走得更远。

有网易的员工向我描述过,网易在广州的业务以游戏和邮箱为主,但“拓展性的都放在杭州”。杭州的吸引力在于“黏度”,它给了电子企业为政府服务的机会和成长空间,它们也就不容易离开了。

一个城市,需要有创新驱动产业向前迈进,更要有好的土壤让IT扎根。

从产业格局来看,岗顶及周边片区对IT研发和产品落地的支撑是足够的,能否实现岗顶重装,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