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天河动态 > 天河要闻 > 天河要闻图片

科韵路24小时

发表时间:2019-10-10 09:45:36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A+ A+ A+

航拍早上八点半的科韵路地铁口。

拖鞋是每个IT人士的标配,肖地福也不例外。

周晶站着用电脑是因为腰椎出现问题。

工作辛苦了,林伟健随手拿起吉他弹一曲。

24小时standby,这里仿佛没有日与夜的分野。

当南都记者在天河软件园科韵园区徘徊两周之后,科韵路的日与夜,犹如一幅长卷绘本徐徐打开。

轻松、随意,是南都记者对科韵路园区的第一印象。双肩包、拖鞋、格子衫……人们自由地穿梭在园区的各个角落。晚上7点,趁着工作间隙,一些人换上T恤与运动鞋,围绕着园区慢跑。

“在科韵路,你不是一个人在加班。”9点回到公司,写字楼内依旧灯火通明。清晨,熬了一夜的人们拿起桌子上的牙刷简单洗漱,戴上眼罩小憩后,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标配:

双肩包·拖鞋·格子衫

清晨的科韵路园区是忙碌的。

早上九点,人潮从科韵路南北两侧涌入园区。园区入口的早餐店前堆叠的蒸笼氤氲着热气,早起上班的人拎着刚买的早餐走向园区深处的公司。

9时20分,网易大厦前排起长队。从事新媒体营销的Christina顶着素颜,从包里掏出红色的工牌,在一楼打卡机记录下到岗时间,回到队尾等电梯上楼。“每天工作强度比较大,回去就睡了,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打扮。”Christina说,“身边的人大多很随性。”

随意绑起的长发,宽松的牛仔短裤和拖鞋,一年前从珠江新城到科韵路工作的艺艺逐渐习惯了这种轻松自在的打扮。“拖鞋是互联网公司的一大特点,大家人手一双,舒服才是第一位的。”

园区内不少人背着厚实的双肩包,戴着耳机在园区中穿梭。“工作离不开电脑,一个靠谱的电脑包非常必要。”艺艺说,即使家里有不少好看的包,最常用的还是双肩包。

整天对着电脑的程序员更是如此。用他们的话说,除了拖鞋,双肩包、格子衫、T恤都是一个程序员的“标配”。

“每个程序员都起码有三件格子衫,T恤也有很多,换着穿还很少重样。”在科韵路工作了三年的程序员肖地福说。

到了中午,棠石路上的小食店摆开几十张桌椅,占据了一半的路面。即便如此,到了高峰期想吃上饭也要排上几分钟的队才能落座。其实,这条街上的美食店都很家常,潮汕汤粉,兰州拉面……嘈杂的环境、老旧的桌子,却是这些月入万元的程序员们的最爱。

肖地福曾在上海工作几年,之后为了离家更近,他回到了广州。在广州三年,他胖了十斤,“罪魁祸首”自然就是广州的食物。“这三年我把周边的店都吃了个遍,太忙了,中午只能点外卖。”

24小时standby:

站着工作·熬到模糊·秃头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不少程序员会选择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段时间。

下午两点,闭目养神五分钟后,周晶站起来舒展了下身体。一台笔记本、一台高高架起的台式机,身着格子衫、戴着黑框眼镜的他在两台电脑间自然切换,时不时坐下来查看游戏的运行情况。

在游戏行业工作十年,因为久坐腰椎出现劳损,周晶养成了站着工作的习惯。“技术人员在思考问题时很容易保持一个姿势,比较伤身体。用两台电脑工作,可以坐着和站着来回转换。”

从早上九点工作到晚上九点,十年来,他早已适应了这种早出晚归的生活。“只要不熬夜其实还好,累了可以稍微调节一下,如果非常疲劳可能是前一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几年前,页游时代,游戏需要在线更新,周晶常常熬到凌晨四五点,等待上线玩家最少的时刻发布新功能。如今游戏技术不断更新换代,不用等到凌晨,加班却成了一种习惯。

互联网行业同样,只要业务需要就要“24小时standby”。

“之前在一个项目组通宵,为了解决问题连续加班了一两个月,直到凌晨三四点仍在讨论。“那一刻,喝咖啡、抽烟都没用,完全靠意志力,大家处于一种模糊的状态。”肖地福说,“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头发少了一半。”三年前他染了黄发,但以现在的发量不敢随便折腾。

“加班主要出于责任感。”程序员在接到项目时大多工期已经确定,有时又会接到其他事情要完成,没有在规定时间弄完会影响项目进度,大多数人会自发留下来赶工。

“在赶项目的时候一定会加,市场是残酷的,谁先做出来谁就在市场上抢占先机,如果别人一个礼拜做出来,你一个月才做出来,就会跟不上。”肖地福这样理解自己的工作。

加班:

住得近·加班·喜欢

员村、棠下村、上社村、岑村,科韵路周边连接了广州市内四大城中村,一间单间租金只要几百元起,较低的生活成本让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选择在公司附近寻找住所。当有了一定积蓄,不少人顺其自然地将家也安在了科韵路附近。

“住得近方便上班,更方便加班,步行过来五分钟就到了。”在科韵路,周末主动回公司加班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在游戏行业,加班更是一种“文化”。“吃完饭想到可以再优化一下游戏,就主动回去了。虽不是硬性规定,但是大家很自觉。”五年前将家安在科韵路园区内的舒涵说。

晚上九点,园区内依旧有不少人站在公司楼下兴奋地讨论着工作。

游戏几乎贯穿了游戏从业者的整个生活。闲时,他们经常凑在一起打游戏相互认识、拉近距离。下班后,他们还会兴致勃勃地讨论市面上最流行的游戏,争论着如何打磨产品、优化游戏体验。

“坚持是因为喜欢。”在游戏行业工作十六年后,舒涵仍清晰地记得自己做的第一个动画道具——一个炉子,和看到亲笔画的炉子在游戏中出现时那股子难以言喻的激动。

她自诩是“勤奋”的。有一次沉迷赶项目里程碑到忘我,凌晨四五点被锁在公司,只能打电话找有钥匙的人开门。“当时好像还是周六。”舒涵回忆道。

科韵路的创业者更是夜以继日。从早上九点工作到凌晨两点,创业四年,科技章鱼烧的谢志彬习惯了这样快节奏的生活。“公司是自己的,客户有需求就要做。”

学习:

勤奋·学到老·尝新

技术随时代发展不断更新,挑战是难免的,员工一旦落后于时代需求,公司的发展也会有问题。

“学习能力是重中之重,要有活到老学到老的意识。”周晶说,“编程有很多语言,能掌握十种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前段时间,肖地福加班加点做了半年的项目被公司砍掉了。“当时会很难过。”他低下头,但程序员终归是务实的。“在做的过程中可以加深对新任务的思考,更客观地看待这件事,如果把一些事做得更好会不会不会被砍。”

进入全新的领域需要不断试错。虽然是结果导向,可以自由地尝试新的方法,但一旦数据反映项目不是很好,就会调整方向。

有时工作超出能力范围也会带来压力。业余时间,肖地福花了不少时间翻看最新的专业书籍,定期复盘遇到的技术难题。“刚毕业会比较有激情,但做很多事情比较毛躁,工作几年后有了经验,可以把很多事情做好,完成的那一瞬间感觉很爽。”

行业的快速迭代推动艺艺不断挑战新领域。“一旦停止学习,你就会从这个职位上被淘汰。”即使在业余时间,她也会抽出时间学习与行业相关的最新知识,观看时下的热门综艺,了解最流行的综艺、电影、电视剧广告植入。

她形容自己“一直在待命”,策划面对的是业绩,要随时跟着需求及时变化。每天从早上九点半开始工作,一直到当天晚上完成工作任务才能下班。到了每年年底和年初要准备年案,通宵更是家常便饭,最忙的时候仅一周就通宵了三天。

拼命:

高强度·快节奏·高收入

互联网公司的管理非常扁平化,这让员工间的沟通更高效,迎接变化时可以快速反应。

几周前,身为技术总监的虞孝伟花了一周完成了原本要一个月完成的项目。定下时间时,他心中也没底,只能和团队一起加班加点,尽力让项目按时上线。“夸张点就是7X24。”他坦言,不少项目都是在这种节奏下完成的。

严格计算投入产出比意味着简单和高效,即使出差也不例外。近三个月,艺艺一共飞行一万多里程。每到一个目的地,刚下飞机就打车到酒店,打开手机点好外卖,开始工作。“不管多久,因为出差空了的时间都要补回来,所以我们很多时候选择当天来回。”艺艺说,“出差就是换个地方加班,坐早班机也是睡四五个小时,还能把工作处理了。”

传统行业出差,一个星期见一个客户,但在互联网行业出差四天要飞两个地方,最少见四个客户。十年来,她早已习惯了这种“空中飞人”的生活。

有一次,艺艺从早茶开始约客户吃饭一直到消夜,到晚上回到家便瘫倒在床上。“其实提案只要半小时,时间都花在路上了。”

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背后是高收入的激励。“进互联网大多是为了赚钱。”艺艺笑道,“在这里,每一分钱都是拿命拼出来的。”

“吃、买、旅游都是互联网女生热衷的。”艺艺说,每到休假,她喜欢和朋友一起出去旅游、购物释放工作压力。“在把钱花出去的那一瞬间你觉得自己的劳动换来了成果,很爽。”

释放:

跑步·健身·民谣

在园区穿行,总能见到一张张富有活力的脸擦身而过,大多都是九零后。

“年轻”是林伟健对科韵路园区的第一印象。“在这里可以找到很多有共同话题的朋友,我们童年看的是同一个动画片、干的都是同一件事。”

与办公室里堆满电子产品的工位不同,林伟健在桌子旁放了一把显眼的深棕色电吉他。“我家里还有两把吉他,偶尔会弹一下。”他说,他在大学时组过乐队,虽然工作繁忙,但也不希望把爱好丢下。

工作的两年里,他养了四只猫。闲暇时,宅在家里帮猫驱虫、喂水,观察猫的生活轨迹,从中获得灵感。公司业务繁忙的几个月,他会把家里的猫带到办公室帮同事解压。养猫可以说是劳逸结合,也是一种放松。“公司忙的时候所有人的压力都挺大的,我把猫带回来,让大家抱一下猫,开心一下。”

在科韵路,工作与生活展现出一种微妙的平衡。

下午五点,园区内的24小时健身房逐渐热闹起来。刷码、推门……人们拎着健身包熟练地走进更衣间,换上整套健身装备,在跑步机上跑十几分钟,等待上健身房的第一节操课。

运动可以释放一整天的工作压力。晚餐间隙,不时可以看到有人拎着篮球自由地在园区穿梭,趁着休息换上运动裤,带上毛巾绕着园区内的大楼慢跑。

夜幕降临,偶尔有民谣演出,吃完饭三两人成群站在广场听几首歌,等到点了便回去继续工作。

为什么是科韵路?“你不是一个人在加班”

科韵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大道。全长11公里,往北接入华观路直通天河智慧城,往南一直过琶洲大桥,可以接入南沙港快速。经过二十年发展,科韵路被称为广州低调的互联网圈,成为广州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市值百亿之路。

以科韵路天河科技园为中心,往南,有华南最大的高校聚集地——广州大学城,往西,则靠近五山,两个高校人才聚集区域,每年源源不断地为科韵路输入大量人才。

一项数据显示,2018年年末科韵路互联网圈从业人数约4.5万人。是什么,让这些互联网精英愿意蹲守在这里发展?深深地扎根在这片园区?

“这里接地气,CBD附近更多是金融企业,对衣着有要求,让程序员每天打个领带会很不自在。”至真科技联合创始人黄淋淋说,公司搬了好几次,包括现址有三个办公室都在园区内,之前也看过琶洲、珠江新城,但后来发现科技人员聚集的地方还是在科韵路。

有一个故事一直在园区内流传,那时某知名互联网公司在园区内办公,为了挖掘人才,HR将招聘信息做成一把把漂亮的小扇子,跑到园区的各个路口等着,看到背着双肩包的人便迎上前去。

科韵路到底连接了多少游戏、互联网公司,无从得知。但近二十年来,网易、YY、UCweb等知名企业从这里走向全国,科韵路也成了创业者口中的“圣地”。

氪豹科技的周俊宇在广州第一次创业便相中了科韵路,方圆大厦、广州信息港……这附近随便进一个楼都会有很多游戏公司。

“行业竞争激烈,只有赶在别人前面才能不被淘汰。有些公司今年还能看到,但可能明年就不一定了。”周俊宇表示,外部竞争压力让在科韵路人的有一种不怕吃苦的拼劲。“有的地方可能一到六点就没人了,但园区一直会很热闹。”

“你不是一个人在加班。”一位科韵路人感慨。

晚上九点半,科韵路园区的大厦依旧灯火通明,有时比白天还要繁忙。科韵路口站满了排队等候接驳巴士回家的白领,BRT站台前站满了人,北边的中山大道由西向东的道路逐渐又变得拥堵……

天河发布
天河发布
  • 天河CBD
  • 广州高新区天河科技园管委会
  • 文明天河
  • 投资天河
  • 天河政务
  • 天河不动产登记
  • 粤商通
  • 粤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