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工作机构 > 区政府 > 区志办 > 天河区情 > 天河民俗

天河龙舟景

发表时间:2017-05-27    信息来源:
A+ A+ A+
村落,是在原始部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是由无数个血缘组织(家族)为维护本地区的诸家族共同利益而组成的地缘性社会组织。因此地缘性社会组织又可称为“地缘共同体”。在这个组织中,共同的地缘观念和地缘利益是维系诸家族的重要纽带。在这里,人们的村落意识非常强,为维护村落荣誉,村民不惜人力物力;为捍卫村落利益,有的甚至不惜献出生命。2当代,扒龙舟已经成为聚会的群众性体育活动和姓氏宗族交流活动。
扒龙舟是一种民间游艺娱乐活动。它具有参与的大众性和内容与形式的民族性特征,是众多参与者的以消遣为目的的文化样式,是人们在物质条件具备后的一种放松身心的健康活动。3扒龙舟按其性质,又可分为游龙与斗龙两种形式。游龙,又叫“龙舟景”,即龙船轮流到各村探亲,进行一种礼仪性和表演性的扒龙舟活动。一般而言,本村邀请其他村的龙舟来访叫作“招景”,本村龙舟去别的村拜会则称为“应景”,而观众观看龙舟景就叫“趁景”。
天河区靠近珠江的各村都有龙船,由本村姓氏宗族购置。据记载,2000年时,天河区有11条村有龙船,其中最多的是车陂村25艘,其次是石牌村13艘,棠下村10艘,珠村9艘,前进村、猎德村各6艘,棠东村、冼村、寺右村、员村、杨箕村也均有龙船,2012年杨箕村、寺右村被划入越秀区。各村落之间按照与其疏亲远近,分为“兄弟村”(同姓)、“老表村”(太公亲戚)、“友好村”(结盟)。几百年来,在为期五天的招景过程中已经形成了“珠村景”(初一)、“车陂景”(初三)、“猎德景”(初五),其余的时间里,各村自行按照与本村落的亲疏远近,前去其他村落“探亲”,因此时间、顺序可调性较大。现在的扒龙舟意义在于增强兄弟村之间、老表村之间、邻村之间的友谊,实现族群与村落势力的双重整合,也是族群认同与对外交往的重要手段。
学者乌丙安认为,节日是一年当中由种种传承线路形成的固定的或不完全固定的活动时间,以开展特定主题的约定俗成的社会活动日。龙舟节特定的时间、地点经过不断的积累和沉淀,逐渐形成了一系列约定俗成的套路。反观天河各村的龙舟活动,均有共同的特点——“百年不变探亲路”。
龙舟的探亲时间、路线早已形成惯例,相沿成习,百年不变。五月初一石溪、莲溪、珠村、黄村,在珠溪举行;初三员村、车陂、棠下、程界、潭村,在车陂涌、棠下涌举行;初五猎德、寺右、杨箕、冼村、石牌,在猎德涌、石牌涌(1999年石牌涌被填平)举行。探亲的对象除了有亲属关系的兄弟村、老表村以外,还有位于同一条深涌河内的友好村。届时,远近各乡七八十艘龙船齐集,亲戚朋友,各方宾客聚集在一起,一河两岸人山人海,锣鼓声。爆竹声震耳欲聋。河面上群龙竞渡,水花四溅,场面非常热闹。
此项活动起源于何时已很难考究,据村民回忆,民国初期已经很隆重了。“大跃进”“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时期都曾停止扒龙舟。1979年,东圃公社恢复龙舟赛,各村都派出龙船参赛。1984年,广州市政府将端午节定为龙舟节。游龙探亲活动逐渐活跃,近年规模更为盛大。
天河区南临珠江,从东到西排列有深涌、车陂涌、棠下涌、程界涌、潭村涌、猎德涌、沙河涌七条主要河涌。2000年,由于一些河道堵塞、填平,石牌村、棠下村、棠东村已无河涌,扒龙舟改到猎德、车陂等地活动。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河道变窄,扒龙舟活动已面临着环境威胁。但各村每年龙舟节都会举行隆重的扒龙舟活动。
民俗是不成文(法)的规矩,并不是说它形态的杂乱无章,毫无秩序。相反,它作为一种规矩,自身的展现总是程序化的。民俗中的一招一式都代表着某种意味,这都是众人约定俗成的,共同认可的。游龙探亲是珠江三角洲地区龙舟活动的一大特色。每年农历五月初一至初五,是各村龙舟探亲的日子。“招景”与“应景”是相互呼应的,初一至初五(有的村落有时也会延续到初七、初八,东莞各乡镇从初一到二十天天都有“龙舟景”)五天内互访,天天都有“龙舟景”,甚至一天三“景”、四“景”,或者更多。
“招景”与“应景”是相互的,你来我往。龙舟每到一地,往往要进行一种礼仪性和表演性的赛龙活动,由此形成各地不同的“龙舟景”。龙舟景中,代代相承的龙舟习俗、言传身教的扒船动作、百年不变的趁景路线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民俗节日程式。
1.“初一深涌景”
过去龙舟“出景”(出景是外出扒龙舟,目的地是自己村落决定的),总免不了械斗,一村一族显得势单力薄,位于深涌河内的六个村子1联合起来,组成“深涌龙船”,以斗方旗(形状似斗)为共同的标志,在深涌、珠江、大海里遥相呼应,互相声援,形成一道独特的“深涌景”。
深涌龙船在历史上久负盛名,龙舟节的第一天各村龙船都不约而同地赶来深涌应景,久而久之,初一“深涌景”就相沿成习。当天,前来探访的龙舟要经过深涌河内莲溪、石溪、宦溪、珠村、黄村、棠下六个村子,在莲溪村、宦溪村停留,形成“莲溪景”“宦溪景”,经过“珠村景”后又进入“黄村景”,当天一涌四景,比过年还要热闹。
深涌河段“九曲十八弯”,很考验“艄公”把控龙舟的技术。从珠三角远道而来的龙船,用机动船拖至深涌的入江口,然后,龙舟手再登上龙船扒进深涌。
五月初一,珠村招景。在招景之前,珠村龙船会负责人会向老表村、兄弟村、友好村发出龙舟请柬。这种龙舟请柬还有“飞柬”之分,但是“飞柬”是在紧急的时候才会用的。在通信工具发达的现代社会里,招景之人必须亲自到各个村落,以示诚意。请柬上面写着:“请贵村××约龙舟五月初一驾临珠村,游龙(弋)增光,敬备茶水恭候。”茶水是饮茶、吃龙舟饼。如果村里没那么多钱请很多人吃龙船饭或者是这条龙舟赶着去下一条村,没有那么多时间吃饭,就吃龙船饼代替。如果一些友好村龙舟来了,珠村是终点,那请柬上的内容和前面都一样,后面则改成“敬备薄酌恭候”。上图的请柬是现代通用的请柬,与以前的相比,内容大意一致,更贴近现代语言习惯,通俗易懂。
珠村从初一到初五的游龙路线如下:
初一:深涌景,包括珠村、莲溪村、石溪村、宦溪(前进村)、黄村、棠下等村,以珠村为中心。
初二:从深涌到珠江,再出海,探访仑头村、隔海、长洲一带。出海时带上粽子、白饭,还有纸钱(冥钱),扔到海里。祭屈原,还有水神。
初三:游车陂涌,访棠下、车陂、琶洲。
初四:访南湾村、庙头村。
初五:石牌村、猎德村、冼村,下午三点左右扒回本村。
由龙船会的人负责送请柬,各龙船会之间是有交情的,所以处理起来会比较顺畅。招景、应景、趁景时在同一天进行的,一条村招景,别的村来就是应景,两岸的群众在观看扒龙舟就是趁景。在招景、应景、趁景这一套模式之下,扒龙舟的场面显得十分热闹喜庆。趁完景,龙舟到别的村落也是应景与趁景。
2.“初二珠江景”
五月初二,每条龙舟都要出珠江去别的村落趁景,珠江是必经之路。附近的龙舟早早就聚集珠江两岸,形成了独特的珠江景。龙船从村里出发时,龙头对着珠江,忌讳让龙尾先出。珠江存在着很多安全隐患,不期而至的波浪会对龙舟造成巨大的威胁,甚至将龙舟击沉,带来致命的伤害。因此,龙舟在行驶的时候,要更加谨慎、小心。因此,这对于龙舟手是一项巨大的考验——不仅在技术上有严格的要求,更要有超强的心理素质,是一场用生命去进行的战争。
过去,出珠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对龙舟手的生命构成了威胁,家里的亲人也会时刻牵挂在心,猎德村的村民还会在家里点起长明灯,直至龙舟手平安归家。
且看这则报道:
新快报讯(记者李婷)昨日,杨箕村在珠江上与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村龙舟进行“会亲”,近至天河棠下、石牌,远至增城南安村,几十条船前赴后继划来,热闹场景胜似过年,吸引了珠江岸边千余名市民驻足观看。
昨日9时许,临江大道珠江两岸锣鼓喧天,江面上彩龙飞舞,一条条龙舟在江中与杨箕村龙舟“会亲”,而岸上的杨箕村民们则为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准备丰盛的龙舟饼。在供奉着北帝的“会亲”点,杨箕村70余岁的李叔正挨个记录,“文冲四条船、石牌七条船、猎德八条船、南安两条船……”
在珠江正中央,身穿红色背心、站在龙舟头的一名壮汉,左右挥舞着小红旗,站在龙舟尾的两个艄公看着红旗摆动,配合着控制龙舟前进的方向,中间的“扒仔”奋力地一边呐喊一边划桨欢呼。“九点到十点是高峰期,来的船最多,也是最热闹。”村民姚叔激动地告诉记者,一上午的时间,就有30多条船来访,每条划到“会亲”点的龙舟,村民就会放爆竹欢迎之,拱手行礼然后邀请“扒仔”上岸吃龙舟饼。
珠江景是公共景,是向外界展示村中龙舟风采的重要时刻。龙舟之间存在着比较和竞争,哪艘龙舟行近人群时获得的欢呼声最高,哪艘龙舟就是扒得最好。在观众的欢呼声中,龙舟手显得特别高兴,扒得也最起劲。
3.“初三车陂景”
车陂景是深涌景的高潮,是最重要的一景。车陂村已有上百年的扒龙舟历史,车陂涌是广州龙舟景的一大胜景,这得益于其地理位置的优势:
第一,车陂涌河道最窄处也有30多米,最宽达50多米,宽度适中,具有开阔的视线。
第二,车陂涌贴近珠江,是珠江的直接支流,与珠江汇合处的“涌口”宽达80多米。潮汛期,上午9时至下午5时都能划船。
第三,车陂涌有800多米长的笔直河道,可同时供4艘龙舟并排游弋。
第四,车陂涌长达1000米的两岸堤线,大部分古树参天,浓荫如盖。人们站在车陂涌两岸的任何位置,都能看到来车陂探访的龙舟划入车陂时的雄姿。
除了地理优势以外,还有社会因素。每月的三六九,即初三、初六、初九、十三、十六、十九是东圃地区赶墟的日子,方圆二十公里,七里十八乡的乡亲都在这天趁墟,地点就在车陂涌,车陂墟在民国初年就有了。五月初三这一天,车陂涌岸人山人海,由于这段河道比较宽,比较直(不像珠溪弯弯曲曲),适合龙船比赛。前来应景的龙船比较多,乡亲们一边趁墟购物,一边看龙舟,同时为自己村的龙舟呐喊助威,场面十分壮观。河面龙船来来往往,河两旁种满荔枝树,荔树成荫,这样就构成了独特的“车陂景”。
这样的景象颇像广东番禺人吴家懋在《珠江竹枝词》里描述的:“蝉鸣柳岸荔枝红,画舫游人不约同。似幄绿荫围四面,红云明镜映当中。”1又如张应运的《羊城竹枝词》:“停桡两岸拥钗环,共说端阳兴莫悭。不断声声烧爆竹,龙船争靠荔枝湾。”2原来这些龙船来的时候并没有相约,后来车陂地主就向各村发出正式邀请,前来的龙船既趁墟,又趁景。车陂乡亲自然而然成了主人,各家都带亲戚看龙舟。
龙舟节期间,数以万计的观众站在两岸,船上锣鼓齐鸣。龙舟手们精神抖擞,按照锣鼓节奏,整齐地扒着,动作整齐划一,其合拍程度就像一个人在扒,达到了人船合一的境界。惊心动魄的斗龙船也多在宽阔的车陂涌举行,满河都是龙舟,满河都是爆竹,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这情景有则报道为证:
羊城晚报今天消息(记者邝穗雄)“哗”,今晨还不到9时,大雨就倾盆而下——龙舟水来啦!雨声掩盖不了“咚、咚、咚”的龙舟鼓。一大早,各村来拜会的龙舟陆续进入天河车陂涌。
车陂是广州老城区内河涌最宽阔的一条村,也是天河区最大的村,村内各姓龙舟达到43条。今天是农历五月初三,即传统龙舟“车陂景”的日子。一大早,亲朋好友就纷纷赶来“趁景”。海珠区土华村的洪叔早晨5时多就起床,赶着搭地铁前往车陂。往年“车陂景”前来的龙舟达到180多条,来自70多个兄弟友好村。村前照壁上,拜帖贴了一面墙。今天,车陂涌两岸万人空巷,村里还搭建竹棚专供观赏。
“龙舟景”规矩是龙头先进村以示尊敬,三进三退表示友好,还会演示一些耍船技艺。父老乡亲们迎接上埗,换完拜帖奉上茶烟和龙舟饼;兄弟村村民被迎进宗祠,燃上一炷香烟认祖归宗。
寒暄后,村民们到祠堂共食龙舟饭。特别有情谊的,村人会将来访龙舟的鼓悄悄收起,以示留他们过夜。
4.“初五猎德景”
五月初五猎德景是深涌景的最后一天,已悄然接近龙舟景的尾声。杨箕村、寺右村、猎德村、石牌村,四个“老天河”村落均集中在猎德招景,成为了天河区龙舟节的一道风景——“猎德景”。新中国成立前,兄弟村的龙舟来应景时,招景的村落常常以太公田的收入来设宴招待来宾。新中国成立后,统一由村中的龙船会安排。“猎德景”一般在早上9时左右开始,下午3时左右结束。前来应景的龙舟除了来自于本区的兄弟村、老表村和友好村,还有来自黄埔区、新滘和南海等地。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起,每年来自各地的龙舟多达80艘,一般也有50艘左右。前来应景的兄弟村游龙,将于这天上午依次途经四条村落,途中还会在各村“饮啖茶,食块饼”(即喝口茶,吃块饼),歇息一会儿。
猎德涌宽约30米,整条河涌有300米的最佳观赏距离,进闸后的龙船一碰面就可以开始赛船了,气氛相当热烈。相比较而言,黄村涌太短,扒船的人觉得扒得不过瘾;车陂涌又太宽,前来应景的龙船数量众多,观赏性也会因此受影响。
扒龙舟探亲在过去有重要的联谊作用,有很强的目的性。例如宗姓之间的联络,形成了一种势力。在过去的农耕社会里,村落之间会互相帮忙,解决械斗问题。这种械斗主要跟农田水利有关,农田的灌溉是产量的重要保证。新中国成立后,宗族势力被削弱,宗族关系松散;城市化以后,农田水利问题自然消失,所以现在的扒龙舟是纯粹的娱乐和联谊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天河各村除了在深涌进行龙舟活动外,还在初四与周边的几个区的龙舟进行跨区互访,形成了有一定影响力的“龙舟景”。例如,珠村的龙舟这天会去南湾村、庙头村,棠下村龙舟会去龙潭村、大塘村等。
总体而言,天河龙舟最常到访番禺区和海珠区,其中最出名的应该是海珠区的“龙潭景”和“大塘景”了,这两条村位于同一条河涌,扒龙舟历史悠久。尤其是龙潭村,至今还保存着两百多年的古龙舟,村中男丁众多,扒船热情高,出船率(参加扒船的男性所占村中人口的比例)极高。但是,由于这段河涌宽度的限制,“斗龙”不能在此进行,只能容纳一定数量的龙舟“游龙”。
一般来说,本村的村民对于龙舟的游龙路线是相当熟悉的。例如大塘村的村民曾经这样告知众人:“想看龙舟,初四下午去石榴岗,一定会有大收获。”初四大塘村的龙舟去穗石村探亲后,途中一定经过石榴岗。由于石榴岗水闸每天要下午的四至五点才开闸,所以下午两点多时,水闸前就开始聚集不少龙舟。到开闸时,排队过闸的龙舟超过200艘。不少龙舟一过闸都会进行一场即兴比赛,精彩度不亚于正式比赛。此外,番禺区的沙溪村也有龙舟景,沙墟的河面干净且宽阔,是龙舟进行游龙、斗龙的极佳舞台。
天河发布
天河发布
  • 天河CBD
  • 广州高新区天河科技园管委会
  • 文明天河
  • 投资天河
  • 天河政务
  • 天河不动产登记